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在眼前,放弃是有多难?

博导,博士与硕士。

你问我为啥想离开这个地方?我已经忍住不骂你了,你却还在叫苦。我真的是……那么,她,是不是也是这么看我的?

虽然这么做不对,但是,真的好想躲起来啊,找一方净土与自己独处,我才能与世界相处。

从高中毕业开始,文团就反复梦着这一天,如今,学生时代要结束的当下,文团知道,小言再也不会来了。

文团还能见到小言吗

我希望我是个画家,你不喜欢拍照,那我就把你画在我心里。我希望我是个音乐家,你喜欢唱歌,那我就每天给你弹琴。遇见你开始,我便有了对未来一切的想象,离开你之后,我就有了对重逢的无数次排练,最后,你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我。我啊,我成为我现在的样子,都是因为你给的光荣,你不来见见我吗?为什么要用离开教会我失去的人最重要?世间的一切,我觉得都无所谓,甚至我自己,我都觉得无所谓,只有你,你是我的有所谓。

拍拍身上的尘土,抖擞疲惫的精神。

做面子上的好人太容易了,一旦看见真心,谁还会留在你身边。

今晚的月色很美

她回来了……我却不在

城北永安当有一大当家,堂中伙计十余,是年开春,店铺修缮,又有二人入铺,其中一学徒名贡,乃当家妾室之表亲,故优待之,加之贡机灵听话,故深的得当家重用,风光一时无人出其左右。三伏之际,几位朝中才俊来城中避暑,贡偶识得,相谈甚欢,贡忽觉天地之广,事实之理远不止其在永安当所学,甚为开心,遂每日打烊后便在城中与友人言欢。某日与贡一同入铺的赟事有所失,贡虽为之求情,当家不为所动,并责贡近来晚间未在店中做工以致赟有所失误。贡念近日友人之提点,觉诸事不能以当家一人之见为唯一道理,遂为之辩驳。不日,贡惊当家诸事皆吹毛求疵,心中苦闷,便想找当家伦理,路遇账房叔齐,遂将心中不快诉之。少顷,齐道,“犬之于人,悦则宠,...

1 / 8

© 天将明 | Powered by LOFTER